作为硅谷有史以来增长最快、最具争议的创业公司之一,Uber在盈利方面总令人感到些许失望。

上周五,Uber发布了2019年第二季度财报,本季因营收利润双双不及预期而大跌,并出现了自公布财报以来最大亏损。

具体来看,二季度,Uber的营收为31.7亿美元,虽然同比增长了14%,但相较于此前的增速已经大幅放缓,这也是Uber公布的最慢季度增速。其中,Uber的出行业务仅增长了2%,为史上最低。

与此同时,Uber的净亏损也从去年同期的8.7亿美元扩大至52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66亿元),按3个月=90天来算,相当于每天平均亏损4亿元,每分钟亏损27万元。剔除上市一次性股权激励支出的影响,亏损额依然高达13亿美元,同比扩大约30%。

Uber的烧钱速度依然不减,二季度成本和支出暴涨了147%,总额达到了86.51亿美元,去年同期为35.07亿美元。

虽然营收和亏损双双唱衰,但Uber的外卖业务Uber Eats是这份财报里为数不多的亮点。数据显示,Uber Eats的月活用户数同比增长了140%,收入暴涨72%至5.95亿美元。而根据Uber的说法,今年早些时候,Uber自动驾驶部门获得软银、丰田等联合财团的10亿美元投资。一旦自动驾驶研发成功并能够投入市场使用,将会大大降低来自司机补贴的成本。

尽管增速放缓又面临巨额亏损,但Uber在财报电话会议中仍然雄心勃勃的表示将在明后两年逐步实现盈亏平衡,但显然没那么简单。

投资者的不信任、对可盈利模式的摸索,烧钱战争的不休不止,优步的共享故事越来越难讲!

Uber发展起来的模式其实外界并不陌生,试图通过烧钱建立护城河,在获得用户跟市场后实现长期盈利的故事,其中亚马逊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这也是为何Uber在上市过程中宣传它的未来发展前景就如同亚马逊。就像Uber CEO 在一次科技会议上所说的:车之于Uber,就像书之于亚马逊(Cars Are to Us What Books Are to Amazon)。

虽说Uber的意图是很美好,可回到现实层面,现在的Uber并未获得获得投资者的长期信任,从Uber上市过程中估值到市值一再被砍,再到上市跌破发行价的接连“贬值”便可见一斑。

靠融资维持运营,以利润换用户,再用流量换取新的融资,这种模式在与 U友闲棋牌首页ber 同期或之后出现的明星创业公司中都能见到,但Uber可能是把烧钱换增长的模式发挥到极致的代表。

虽然 Uber 改变了打车的模式,做的却还是打车市场的存量生意,并没有创造新的市场,原来不打车的人,有了 Uber 也未必有需求,就算有,很大可能也只是推广初期被新户补贴吸引过去“薅羊毛”的非刚需用户,本质还是烧钱。

本文地址:http://www.endzonebuzz.com/shenqingshijian/2020/0912/5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