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当数量的共享单车在花城广场通向广州大剧院的人行道上停放,而花城广场是禁止单车的,更何况这里是人行道。

去年12月27日下午,天河区智汇创意园附近,两位单车骑行者逆行在机动车道上。

去年12月27日中午,五羊新城天桥,一辆车头损坏的共享单车无助地靠在栏杆上。

去年12月28日上午,岭南街十三行,城管队员正在将四处乱放的共享单车归置到较偏僻的路段防止阻塞交通。

根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广州市的共享单车数量已超10万辆,南都记者从摩拜公司和小蓝公司获悉,这两个公司在今年春节前后,预计会在市面上投放超过15万辆共享单车。意料之外的这股市场力量已实现了去年交委布点规划“投放10万辆公共单车”的雄心壮志。

一方面,众多使用者发微信展示随停随用的共享单车带来“美好温暖”的用户体验,而另一面,巨量共享单车突然涌进城市,一下子暴露出城市对于单车公共配套的不足与短板,以及人性里的一些缺点:行之难,停之乱,人破坏———甚至有单车被扔进珠江。

走在机动车道上,走在人行道上,逆行,想要遵守交通规则好好骑车的市民却发现:并没有单车道。

时宽时窄、时有时无、不成网络,是老城区单车道布局的真实写照。据规划局此前的调查,广州城区有1/3的单车道被小汽车占据用于停车。

比如,越秀区东华东路,老城区的这条双向两车道马路,路面相对狭窄,马路两侧有约1.5米宽的单车道,但这却成了机动车的最佳临停点。在办证厅对出马路两边,常常停有十几辆机动车,让骑车者无路可走,要么机动车道上危险穿插,要么径直骑上了人行道。

市民周小姐感叹,很多时候,不是骑行者想违规,而是道路状况让人不得不违规,比如她熟悉的白云区一带:“黄石路都是交班乱停的的士,人行道都被占了,在车流里穿插太危险,不得不推车前行。过了江夏开始有单车道,可惜常有三五成群的人走在上面,且听不到车铃声”。

按照规则,共享单车应该出现的地方是“路边白线或停车架”,如果缺少友闲棋牌首页这两项设施,可停放在不阻碍交通的空旷区域或路边其他单车聚集停放区域。

不过,车辆数量越来越多,不少共享单车早已“错位”停放。

共享单车的违停现象越来越多。横放在单车道上,倚靠在巴士站旁,停放在安全岛上,躲在城中村的巷子角落,这些属于首次违停。二次违停则是指保安、城管将首次违停的共享单车收走后堆放一处。

家住海珠区南洲路的李先生颇为烦恼,孩子上学的康乐中学门口最近经常停放着大量共享单车,堵塞人行道。同样,早前也有市民在海珠昌岗地铁站前见到堆成山的摩拜单车被丢弃在路边。

本文地址:http://www.endzonebuzz.com/shenqingshijian/2020/0926/1720.html